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5 20:04:56

                                                                              因报警人帖文引起的舆论关注,及由此引发的“犯罪可能”猜测,警方高度重视,随即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现将调查结果通报如下:

                                                                              在此过程中,周某和报警人未发生肢体接触,周某未对报警人提出其他要求, 周某未进入报警人住处。外卖食品未发现现异常。

                                                                              经警方调查,在此事件中,某外卖平台骑手徐某捏造所谓“客户主动摸我手”的虚假信息,散布报警人隐私信息给周某,是造成此次事件的主要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之规定,警方决定对徐某给予行政拘留的处罚。

                                                                              徐某送完该外卖后遇到另一外卖平台的一名骑手周某(男,27岁,南京市江宁区区人),徐某向周某吹嘘说:今天有个客户对我特别主动,还主动摸我的手。”周某信以为真,遂向徐某询问该客户相关信息。徐某将自己手机外卖平台上报警人的姓名住址信息提供给周某观看,周某使用手机拍下该平台上显示的报警人个人信息(含报警人完整姓名及详细住址)。

                                                                              国家赔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话题,当面对某个具体的冤错个案时,一些人坚持认为只有巨额赔偿才能弥补当事人受到的伤害和受损的人生。特别是在人身自由每日赔偿金额法定的情况下,一些人常常对精神损害赔偿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5月20日稍晚,周某获悉报警人在微博上发帖,再次来到报警人住处,称自己未对报警人施任何侵害,并向报警人出示身份证报出自名信息。双方发生争吵后周某离开。

                                                                              警方认为,整起事件中,报警人在遭遇以上事件后,对因信息泄露、不明人员上门所引起的"犯罪可能”进行了主观推测,虽有夸大但并未超出群众的安全认知范围。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随着警方对此事件调查的深入,发现整起事件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暴露了一些需要全社会关注的安全隐患。

                                                                              随后,周某使用外卖平台以自己的手机号及报警人的姓名和住址,在报警人住址附近的一家食品店下单了一份外卖。周某在外卖平台正常派单的骑手到达土该食品店前,以客户身份在食品店取餐,称该外卖为己所点(因所留手机号为其本人手机号,食品店老板未发现异常),自行取走了该外卖。周某根据徐某提供的报警人住址信息,将该外卖送到了报警人住址。报警人称自己未点过该外卖,周某坚称此外卖为为一名男性所点,姓名地址无误,并报出了报警人的完整姓名,核对了订单上的地址,报警人只得暂时收下该外卖。

                                                                              从2017年对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国家赔偿金按照每日258.89元计算,到2018年按每日284.74元计算,再到2019年按每日315.94元计算,一直到如今按每日346.75元计算,日国家赔偿金额已连续多年上涨,这既体现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更体现了我国依法进行国家赔偿的法治精神和法治原则。

                                                                              之所以说是不切实际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精神损害国家赔偿虽然不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那样有具体的法定标准,但其同样也有法律规定,不可能凭主观臆想,获得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抚慰金;另一方面是精神损害赔偿除了抚慰金,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还包括“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方式。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为修复当事人因冤错案而受损的社会关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是精神损害赔偿的一部分,不是仅有获取现金一种方式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